2017-12-8 8:42:00

进一步去产能,对就业的直接影响基本可控,但收紧环保政策可能带来一定下行压力。

2017-10-19 8:48:00

  未来十年的消费增长料将低于之前十年,但我们预计到2020年底,消费在GDP中的占比应会在提升2-3个百分点。

2017-10-13 8:02:00

  政府加强了对资本外流和影子银行业务的管制,这正是国内金融稳定所面临的两个最主要的潜在威胁因素。

2017-9-25 7:59:00

  本期《首席对策》专访的是:瑞银董事总经理, 首席中国经济学家,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汪涛博士。

  汪涛博士带领的团队负责研究中国宏观经济和政策等问题,并连续在各类投资者调查中名列前茅。加入瑞银以前,汪博士曾任美国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与策略主管和英国BP集团首席亚洲经济学家。在那之前,汪涛博士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高级经济学家,曾负责研究中国宏观经济和结构改革问题,并发表了多篇研究论文。汪涛女士博士毕业于纽约大学经济学专业,本科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系。
……

2017-8-17 8:10:00
房贷已经边际收紧(特别是一二线城市),且据报道银行下半年可能面临房贷额度紧张局面,同时房贷利率也有所回升。不过,目前尚未出现房地产调控在全国层面收紧的迹象。


汪涛:房地产调控不会全面收紧
  虽然7月房地产销售减速,但今年以来整体销售较为稳健
  房地产销售在2016年强劲增长22.5%、2017年上半年继续同比增长16%,不过在7月放缓至2%。今年上半年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销售同比增长25%,是全国销售稳健增长最重要的推动因素,而一二线城市销售仅增长4%。

  棚改货币化安置是房地产销售稳健增长的重要支撑,相对宽松的信贷政策和“动物精神”也是重要原因
  去年以来房地产政策整体偏紧,不过依然遵循因城施策的政策基调。去年年初以来棚户区改造“货币化安置”的占比大幅提高,货币化安置支持的住宅销售贡献了2016年全国住宅销售增速的40%、2017年上半年销售增速的约50%。不过,我们预计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货币化安置对房地产销售增速的贡献可能会明显消退。

  除此之外,三四线城市信贷政策(如按揭贷款等)较为宽松、利率保持低位、居民担心房价继续上涨错失购房良机而提前购房(即“动物精神”),都是支撑强劲销售的重要原因。其中最后一点在瑞银中国住房调查中也得到了印证。过去2-3个季度里地产调控政策和信贷政策都有所收紧,但大多数三四线城市尚未受到波及。

  预计地产政策不太可能全面收紧,但销售将逐步放缓
  房贷政策已边际收紧、按揭利率也有所上行,但我们并不认为地产调控政策会全面收紧。但是,考虑到部分购房需求已提前释放、棚改货币化安置的支持逐渐消退、信贷条件保持偏紧、市场情绪转向,房地产销售可能在2017年下半年和2018年逐步放缓。

  预计房地产销售在2017年全年增长8%-10%,2018年可能微跌
  鉴于今年以来房地产销售强于预期,我们将2017年房地产销售预测从6%-8%上调至8%-10%。我们预计2018年销售面积基本持平,在市场情绪转变之后可能微跌。鉴于此前销售增长稳健、库存已全面下降,我们预计新开工、建设量和房地产投资在未来几个月保持相对稳健增长,但2018年可能会明显放缓。

  棚改货币化安置和“动物精神”支撑房地产销售稳健增长
  今年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销售强劲增长,成为全国销售的主要支撑。今年以来房地产销售稳健增长、超出市场预期,不过7月销售增速明显放缓。1-7月全国房地产销售同比增长14%(其中住宅销售增长11.5%),新开工同比增长8%(其中住宅新开工同比增长12%)。虽然一二线地产调控政策收紧拖累其上半年销售同比增速放缓至仅4.2%、新开工增速放缓至5.8%,但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销售强劲增长24.5%、新开工同比增速加快至13.7%。三四线城市占全国房地产新开工和销售的60%、整体房地产开发投资的45%。

  相对宽松的房贷政策和“动物精神”是支撑房地产销售稳健增长的重要原因。
……
2017-7-14 8:14:00

 我们认为建立一系列联系更为紧密的、针对各类金融产品和服务的监管政策,远比机构间的大调整要重要。

  今年4月以来监管层出台了一系列金融监管强化政策,引发市场利率上升和债券市场调整,但最近几周货币政策和监管基调已出现明显放松迹象:

  §央行和官媒重申要调整监管收紧步伐,避免引发金融风险事件;

  § 5月底央行宣布将在6月通过MLF和逆回购注入流动性、保持银行间流动性稳定,6月中上旬也的确注入了流动性。在美联储加息之后,央行维持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不变;

  § 据报道,银监会也延长了银行自查的期限。

  政策基调的微妙转变和央行增加的流动性注入不仅维稳了市场流动性条件,并且缓和了市场预期。因此,即便6月底临近季末且美联储加息,但银行间逆回购利率并没有像3月底或4月底那样大幅上升。债券市场收益率也有所下行,当然这一定程度上也是由于经济增长势头出现放缓迹象。此外,信用利差收窄了50个几点左右,也表明流动性条件有所缓和。

  这是否意味着监管强化暂缓或告一段落?

  最近监管层为何弱化了监管强化,这说明什么?这是否意味着监管层担心经济增长放缓?监管强化是否即将告一段落?

  鉴于信贷增速放缓和收益率上升传导到实体经济存在一定时滞,我们认为央行或政府其他部门不太可能已经开始担忧增长放缓。此外,最近的实体经济数据表明虽然经济增长势头持稳、边际小幅放缓,但整体依然比较稳健,年内应能实现政府全年经济增长目标。

  不过,我们认为此前政府的确担心金融监管强化步伐过快会导致流动性紧缩或引发信用风险事件。5月银行间流动性明显收紧、银行赎回委外资金,抬高了债券市场收益率。随着投资者对流动性风险的担忧升温,股市也有所回调。鉴于季末流动性通常偏紧、且预期美联储加息,6月份央行和银监会放松监管强化步伐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我们并不认为去杠杆即将告一段落。如此前所写,去年政治局会议以来,决策层已将去杠杆和防范金融风险作为工作重心,短期内这个趋势不太可能逆转。事实上,5-6月决策层仍在陆续出台监管强化政策。5月,据媒体报道,银行被要求进一步规范银行理财产品的穿透登记工作,这意味着银行投资部分产品将受到影响。证监会要求禁止证券公司新增资金池业务规模。6月底,媒体报道银行被要求排查海外投资规模较大的企业。7月,保监会要求人身险公司上报近期业务经营情况。

  市场对流动性的担忧有所缓解,但依然存在

  随着流动性条件和市场预期改善,市场对于监管强化和去杠杆导致流动性突然紧缩的担忧明显缓解。但是,一些不确定因素依然存在:

  首先,虽然6月银行间同业存单净发行转正、有助于维持流动性稳定,但银行用短期负债去为长期资产融资的错配问题依然存在。据估算,三季度将有4.6万亿元同业存单到期,如果无法续融,其规模将收缩。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